阿景

沉迷任何女王受忠犬攻的cp微博@缘景谁依

骷髅长毛了。:

唯独你屹立着,英雄不朽~

祭白:

你南面是葛优沙发场~~~

盹盹盹盹嗝。:

你✨北✨面✨是✨咸✨鱼✨晾✨晒✨场✨

云山燎乱:

长完六肝多七肝

Edith无色♪尹韶君:

有个四肝再长五肝♪♪♪

什么你们都光唱歌不逼逼的吗??我偏要逼逼,这个组里的都是我爸爸,我跪着求你们看看啊呜呜呜他们都超级好

茗琛:

终于有一天呐,你会有四个肝~

汉森:

啊♂啊♂啊♂,阿弗,你比三肝少一肝!!

宝批卿大不同:

啊→啊↗啊↘    阿弗 你比一肝多一肝 (深情又高昂地

沙场秋点兵。:

游龙一掷
    一个
很有B格的
信云    合志
     一宣

本合志由【游龙一掷制作组】出品
暂定11月中旬预售

详情请戳 @三好学生弗莱特 询问

艾特参本人员
 @宝批卿大不同 
@汉森 
@茗琛 
@Edith无色♪尹韶君 
@盹盹盹盹嗝。 
@祭白 
@骷髅长毛了。 
@Sugar 
@SuL飲 
@湘九司 
@三好学生弗莱特 

不知道要说什么了,看图吧

连载/《情书》七

《情书》七
by向景
女王忠犬/误会系列

写在前面:
完结倒计时!

约别人谈事迟到了一个小时,竟然就为了和周瑜这个骚包斗嘴,当诸葛亮赶到约定地点见到赵云还依旧耐心地等在原地时,心里头一回产生内疚的心理。

“对不起,等久了吧。”他说道。

赵云摇摇头,下面的话直接把诸葛亮内心那份难得的内疚磨灭的烟消云散:“我妈说,一般女孩子出门换衣服化妆都比较久,要耐心等…”他瞅了瞅诸葛亮的脸,问道:“你是不是也要?”

“…不用。”诸葛亮几乎是咬牙切齿,脸上的微笑要挂不住了。

你个呆子看不出来老子是个男的吗?出门抹什么粉?

和诸葛亮纠缠就知道没什么好事!

同样因为拌嘴让自家亲亲小乔独自一人在店里白白等了一个小时的周嘟嘟,面对自家小娇妻终于见到他时的那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心都要疼死了。

然而就在他本以为可以安安心心和自家小娇妻吃个饭增进一下感情的时候,他就看到那张能把他气得蹦起来的脸的主人走进店里,嗯?怎么身后跟着个呆里呆气的傻小子?

“嘟嘟,快看快看,诸葛亮身后的那个不是他的绯闻小男友吗?”

小乔喝着果汁,目光紧盯着走进的那两个人,说道:“呜哇,两个人真养眼。”

“小乔,再盯下去我就要吃醋了。”周瑜醋劲儿一下子就上来了。

“抱歉~”小乔吐了吐舌头,当她再次瞄一眼诸葛亮和赵云时,他们已经在最靠窗的位置坐下了,再然后就看到孙尚香和韩信戴着墨镜的二人鬼鬼祟祟地跟了进来。

“……”小乔一眼便认出了好友,心里琢磨着孙尚香应该是来看小弟约会的,只是这副模样哪里是掩人耳目啊,简直明目张胆好不啦?!

正愁没地儿藏身仔细观察的孙尚香发现了坐在最佳偷窥方位正甜蜜蜜约会的闺蜜小乔,心里想着还是不要打扰自家闺蜜约会好了,正准备寻另一个好去处时,小乔笑着冲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呜哇,小乔你简直世间好队友!孙尚香感激涕零,拉着韩信二话不说就走了过去。

“大周末的,你不找刘备约会就来打扰我约会?”

周瑜哭笑不得,本来自己空闲时间就不多,能陪小乔的时间少而又少,好不容易有个时间吧,自己媳妇的闺蜜就来了。

“你继续约啊,就当我不存在,我就是来看小弟的八卦的。”说罢,孙尚香看了看赵云那个方向。

“哦,原来和诸葛亮的约会的傻小子就是你小弟赵云?”周瑜挑了挑眉,顺着孙尚香的目光看了过去,他勾了勾唇,笑道:“得了吧,那傻小子没戏,诸葛亮喜欢聪明人。”

废话,用得着你说?!

孙尚香斜眼睨了周瑜一眼,不满道:“可是主动送情书的可是诸葛亮,什么叫没戏。”

“呵,”周瑜一听,咧嘴笑了:“大小姐赌吗?那情书百分百不是诸葛村夫送的。”

“…你什么意思?”孙尚香皱起眉,疑惑地看向周瑜,问道。

“你可能不知道,貂蝉其实是诸葛村夫的小师妹来着,而且据我所知,貂蝉可是对你小弟芳心暗许哟。”周瑜眯了眯眼眸,颇有深意地笑着。

叫你们大周末的没事干来打搅老子难得的约会,你们还是去三角稳定一下关系吧!

“云妹原来这么多人喜欢的吗?”孙尚香愣了愣,说道。
韩信道:“嗨哟,大姐头,人家不是那个意思啦,人家是想表达其实诸葛亮大佬只是个跑腿的,喜欢云妹的不是他。”

孙尚香皱了皱眉,担忧道:“那云妹把之前的都当真了那可怎么办?”

“云妹要是喜欢自己去追就好了嘛,你又不是他妈,这么着急替他找媳妇儿呀。”韩信挨在柔软的沙发上,悠闲地翘起二郎腿,缓缓道。

云妹要是真对诸葛学长有点小心动,那知道真相后,莫不是要…像个乌龟似的躲起来?GG,云妹以后可能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待点的东西都尽数上来齐了,诸葛亮悄悄瞅了瞅赵云,心里盘算着如何正确地将这木头引导到小师妹的那条道上去,要知道小师妹在他耳边念叨这人的事让他耳朵都要起茧了,赶紧完事赶紧让自己清静。

“其实今天约你出来是为了那封情书的事情。”诸葛亮双手十指相扣,看着赵云,正色道,“你…有什么想法?”

???

听到这里赵云愣是皱紧了眉头。

我都答应同你两个人出来了,这还不够明显吗?

如何成为一个写手

蹈海:


全文仿写洛丽摩尔的《如何成为一个作家》,好的归她,糟糕的体验分享归我。









有一天,你开始写东西。


一开始你写的很糟糕,你的经验来源你小学初中看的一些书,这些书良莠不齐,你的根暂且长在上头。你开始写。在这段时间里,运气是你的主要导向,你可能会被嘲笑、贬低、指出错误,你气的发抖,并且发誓再也不写,你决定去学习,去打篮球,去弹钢琴。这都是非常幸运的,你成功从写东西这个死胡同逃生了,未来你会成为律师,篮球运动员,钢琴家,你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逃过一劫。


契诃夫说,任何头脑健全的人都应该千方百计回避写作,你痛哭一声,只恨看这句话看的太晚了。


如果你没有被伤害的太深,因而继续写,你会进入一个新的世界。在这段时间里你依旧是懵懂无知的,你能看出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但你分不清自己好不好。这是所有最初进入这个领域的人共同的困惑。我只有一句话想对你说:如果你对自己感到满意,如果你是因为受欢迎,而非看明白自己写什么而感到满意,你就完了。赞美可能是你最初的动力。你平凡无奇,扔到现实里任何一个人群里你都不是黑羊,写东西使你产生了一种奇特的自信,一种与众不同、高人一等的非凡感想。你为自己比他人更细腻的心灵和眼睛而感到自豪。这时候你远远没意识到,你将会因此感到最深重的痛苦。


你继续写。


你写的比原先好了,这时候的你开始感到焦虑,因为受欢迎和赞美已经不足以填补你的困惑。你读了很多书,再久一点时间,你开始什么都不读,你以为这可以让你脱身,但其实并不。你开始思考一些你原先不会思考的问题。你意识到那些赞美依附着的是别的一些东西,如果你写同人,它就依附原作,如果你写日记,它就依附着共情,如果你写原创,它就依附着你的读者从你身上汲取的爱;但你其实并不能理解她们在爱什么,你写了它们,但它们不属于你。


你发现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属于你。你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更悲惨的是,你意识到你的写作能力甚至还不能达到这个问题所在的层次。你开始怀疑几年前的你究竟是为什么会如此轻易就能获得快乐和满足。


你写两个人,或者写很多人,写他们的爱他们的恨他们的快乐和痛苦,你寄托一部分在他们身上。一开始你不会发觉你精心搭建的这个故事有多糟糕,不要紧,很快你就会发现了。你越聪明,越敏感,它就来的越早。


你崇拜或喜爱一两个作者,你从她们的作品中感到了敲在你灵魂上的颤音,你试图了解她们的生活:是什么让她们与众不同?并且这样叫人喜爱?你会发现她们其实也是个普通人,你以为她们已经足够优秀,足够高,并且这个能让她们感到一部分安宁,但事实上她们也在每天为自己的糟糕感到痛苦。而在这之上还有更多更深的痛苦。


你暂且停笔了,你开始回首往事,你开始想到第一次动笔的自己。你的心里不可抑制的诅咒那个自己。


干嘛不去当个律师呢?是不是?


你开始试图封笔,逃走,你删除你的帐号,你的文章,你的微博;你开始去学习,去打篮球,去弹钢琴,你迫切的想去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但没多久,你就发现你又坐了回来,你又开始写了。


你意识到了自己已经失去了粗钝的保护壳,外面的世界于你而言太危险了,太油腻了,太难以忍受了。你已经习惯了用写来抒发感情倾泄痛苦,你不懂在此之外的方式,你发现你被写困住了。而你最开始只想完成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而已!


你的心在呼号:去你妈的生活。


偶尔你依旧会因为赞美和受欢迎而感到快乐,但那也非常短暂,抵不上你写完后五分钟就会感到的失望。你的读者并不能理解你,你养花,她们赞美花,可那和你究竟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在养你自己。你明白了:一个缺陷的自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意识到了这一点。


对于那些仍旧能够因为赞美和受欢迎快乐的人,你既不感到轻蔑,也不羡慕,你知道迟早她们会明白的,从这个世界得到的快乐俞多,被追回的债务也就同样。


雅俗共赏,你咀嚼这个词语,知道自己还很远,甚至可能永远都达不到。那又怎么样?你想,都这样了,还能怎么样?你已经很糟糕,无所谓接下来要往哪里前进了。反正你也只会这个了。你因此感到痛苦,也因此感到快乐。那是这个世界之外的人所不能触碰的快乐。


你开始写。







【炖肉】
很久没炖肉了,自己都觉得ooc,不过希望大家别喷,在下在这里谢过了。
比心♡

链接见评论

连载/《情书》五
简介:一封情书引发的血案。
诸葛亮:学弟真的,你应该去追的不是我,是我的师妹
赵云:谁送的情书我追谁。
垃圾作者:我的锅 ​​​

连载/《情书》 四

《情书》   四
#云亮#
年下/忠犬女王/误会梗

写在前面:
这章好像有点黄……文笔不好,感谢支持我的人了(●'◡'●)ノ❤
【文中杯子大概是上面三角状的酒杯,如果叼不起来那就,那就……】
少女云妹登场



正文

“等,等一下……”

眼前的人不由分说强势地压了上来。那双修长笔直的双腿分开跪在自己的两侧,大腿上承受着那人的重量,隔着那层柔软的布料,似乎可以想象到那层料子之下有些怎样一双白皙嫩滑的玉腿。

诸葛亮一手搭在赵云的肩头,贝齿轻轻咬着杯沿将其的另一边抵在赵云的唇处,修长的手指插进赵云后脑的细发中。

不要低头。

指间里参着细发,诸葛亮眼底一沉,稍稍用力,扯着赵云的头发迫使他微微仰起了头。

因为是跨坐着的缘故,诸葛亮得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俯身轻侧,杯子微倾,杯中的酒水本应送入赵云口中,谁料想赵云根本没张嘴,诸葛亮顿时骂娘的心都有了。

太近了。

赵云从未如此近距离地与一个人这样接触。他被迫仰着头面向诸葛亮,仰视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瞧见那细密挺翘的眼睫眨动时的细微颤动,那双浅蓝的明眸更是动人心弦,这还是他第一次察觉到人的五官原来可以精致到这种地步啊。

扑通……

心脏不受控制地加速跳动,心跳的声音大得充斥赵云的脑内,令赵云不由得窘促和惶恐起来,但愿周围的人千万别注意到这异样的跳动。

呆子,快张嘴。

发现他呆愣呆愣的蠢模样,诸葛亮不禁有些生气,他颦起眉,插在细发之中的手指忍不住使了点劲揪着赵云头发。

“唔……”

疼!

赵云这才回过神来,这只是个游戏而已!

“……”

还是太近了。

再这样亲昵的距离之下,赵云相当拘谨。他稍稍将视线移开,而后又抬起手覆盖于诸葛亮的眉眼之上,这才羞红着脸张口将杯中的酒咽下。


“圆满了,圆满了!!!”

孙尚香一边兴奋的念叨着,拿着手机对那边被迫缠缠绵绵的两人疯狂地按着拍摄键。

这照片,我能撸到大学毕业!

“香姐,我干的不错吧,嘿嘿嘿……”韩信在一旁搓着手谄媚地笑着。

他当然是有更重要的目的要达成,不然怎么会把云妹卖了呢?!

“不就是要咱班李太白的手机号码嘛,”孙尚香比了个’ok’的手势,接着道:“我说,你别拿了号码就成天给人家发骚扰短信啊,也不看看你平时看人家口水都要就出来了!真没出息!”

“……”

不好意思,我就是为了成天骚扰人家才拿电话号码的……不对,什么叫骚扰?明明是调情!

噢,原来你们把云妹卖了背后竟然还有这种肮脏的交易……刘备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不禁为云妹点根蜡。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爱情像条路,损友是只猪,人生只有一条路,路上却有许多猪:)

-JIN-snow:

扩扩扩~

山河入梦。:

云亮同人合志《游龙惊梦》
二宣
P1为本子信息
P2为(你们看过的)文稿剧透
P3…。
画稿图透!!!
是不是惊喜又刺激!!!

二宣也很简单粗暴了,下周将会放出三宣
三宣的内容包括:非常完整的本子信息(P数、价格、所有参本人员),购买网址,或许还会有场贩的具体信息(摊位),以及一些(其实还没商量好)的前几名购买者的福利

敬请期待,也请多多支持
非常感谢♡

《情书》三

情书    三
#云亮#

写在前面:
把第一章的刘邦还是改成大三吧,后边会涉及信白邦良和吕婵,毕竟处男小忠犬怎么会那么容易追到女王?啊啊啊放假了我好懒啊!!不过欢迎催更哦(●'◡'●)ノ❤


第三章:

“愿赌服输。”
诸葛亮无奈地耸耸肩,将手中的牌摊开放下。

“天呐,云妹你居然赢了。”韩信难以置信,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菜鸟逆袭?

那是因为看着呆子太呆了大意了才输得的。
诸葛亮一边腹诽一边拿起那杯作为惩罚的烈酒,仰起头,一饮而尽。

“味道如何啊小亮亮。”刘备还是首次亲眼目睹这位被称为天才的好友输了的模样,赶紧抓住机会好好嘲讽一番。

“难喝死了。”诸葛亮放下酒杯,悻悻道。入口的一瞬间,他差点没吐出来,真是,再也不因为大意这个愚蠢的行为而输了。

“可不止这一次,今晚你就好好把那瓶酒个干净吧。”刘备笑道。

“我要是因为这个回不去,我就向孙大小姐禀报你以前的那些风流史,到时……”诸葛亮没有把话说完,而是以意味不明的微笑看着刘备,刘备识趣地闭嘴不再说些什么,还是自家老婆重要对吧!

因为一时大意输了一局,作为一直以足智多谋碾压对手的诸葛亮势必要一雪前耻,大一的小学弟这么膨胀的嘛,把你虐到哭成什么问题?学长今天就好好教你做人!

“小亮亮,我们还是换国王游戏吧,扑克牌已经腻了,我想想一直看着也不好啊。”刘备提议道。

哈哈哈诸葛亮你肯定会因为刚才那把输了很不爽要开始加倍凌虐我们了,不过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哈哈哈,国王游戏可是靠运气的,你等着被羞耻的黑历史感到绝望吧!

以上,来自对(对自己的欧气很自信的)刘备阴暗的小心思。

good job!

孙尚香和韩信在心里默默给刘备点了个赞,然后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行啊。”诸葛亮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倚在柔软的沙发上,长腿优雅地叠起,狭长的凤眼微微眯起嘴角自信地上扬:切,小样,我到要看看你怎么玩得过我?

赵云则在一旁欲哭无泪:卧槽大佬们,敢情你们这是要玩个更大的啊?


【第一局】
“嘿嘿嘿”

孙尚香晃了晃那张王牌,阴险扫了赵云一眼,咧嘴一笑,赵云顿时绷紧了身子,不安的看着孙尚香:姑奶奶,你又想做什么?

“三号云妹是吧?”孙尚香笑得明媚。

“……”赵云咽了口唾沫,紧张地看着她,心里祈祷着可千万别是什么刁钻的事。

“其实我之前就想问了,虽然他们都说是的,”孙尚香严肃地对上赵云的眼眸,正正经经道:“你……真的还是处男?”

“……”

“……”

问题一出,赵云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噌”地红了脸,连耳尖也染上了红色。

“噗……”

那可不?

一旁的韩信和刘备赶紧掩着嘴偷笑。

看着赵云羞红了脸的反应,估摸着是了,孙尚香有些吃惊,云妹再怎么木头也不至于没有过女朋友吧?转而,她看向诸葛亮的眼神充满了同情。

据说是小处男的忠犬在开荤之夜会化身为大野狼,不知道诸葛学长会几天下不来床呢,噢,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处男……怎么了吗!”赵云红着脸别扭道,现在处男又不代表以后!

“唉,算了算了,下一局。”孙尚香叹了口气,无奈极了。

照这个样子,想有进展,简直妄想好吗?

【第二局】

“哼哼……小爷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韩信大爷似的挨着沙发,把脚搭在桌面上,人笑得放肆:“国王游戏嘛,就是要玩的刺激点的……”韩信缓了一下,没把话说完,他冲诸葛亮意味深长地瞄了诸葛亮一眼,然后道:“4号叼着酒杯跨坐在一号身上然后给1号喂酒吧,1号和4号是谁?”

赵云悄悄低下头瞄了自己的牌号,顿时觉得这个游戏有诈,不会这么巧吧?

“我是4号。”诸葛亮将手中的牌翻了出来,狭长的美目微眯,盈盈笑意绕进他的眸子,绵密的如同蛛丝。

完全不想承认自己是1号……

赵云抿了抿嘴,默默在心里道。

1号迟迟没出来,身旁的云妹又是一脸难看的脸色,孙尚香不禁悄悄凑到赵云的身旁,偷瞄了一眼他手中的牌,说:“云妹,你是1号啊。”

此言一出,众人的目光全部汇集在他一人身上。

我现在退出这个游戏还来得及吗?!

农药同人槽现象

千桐潇琳:

嗯嗯!!赞美!!说得对!!!


陆枢言:



谢谢原po说出我心里话。




远书籍北:







ooc,你有理








痴情专一韩重言,柔弱娇媚赵子龙








傲慢老二周公瑾,病娇变态诸葛亮








浑身是撩李太白,霸道刘季仓鼠球








欠债混蛋狄怀英,哭包老鼠李元芳








木讷书呆张子房,粘人丢鲲庄子休








懦弱无能刘玄德,春药大佬秦越人








背锅狂魔程咬金,起死回生关云长








努力变强张翼德,绿帽之王小乔婉








痴汉大叔吕奉先,高冷女神貂小蝉








tag十个都不够,画女硬说是男生








西皮无脑蹭热度,颜文数量似语柔








文章自带画外音,尬不死你算他输








不撕逼,单方面嘲讽能刺激到算我输。
随手小蓝手一下啦,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