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

沉迷任何女王受忠犬攻的cp微博@缘景谁依

试阅/《离婚》

《离婚》
#云亮#

七年之痒

注意事项:
①有兔崽子,剧情需要,就别问我哪里来了吧……我回答不出,雷者慎入。
②那个李小姐只是个私设的龙套
③云亮之间称呼为表字,称儿子为亮亮。



正文:

第三次。

诸葛亮颦紧眉头,面色沉重,手上攥紧了赵云还未洗的白衬衫。衬衫的领口处有淡淡的红色印迹,如果仔细一看,还是可以辨认出那是什么——女人的口红。

到底哪儿来野猫诸葛亮不清楚,但这领口上的唇印明显饱含着挑衅与炫耀,诸葛亮甚至都可以想象到那目前能够吸引赵云的女人到底有多洋洋得意。究竟得到了他多少真情实意都可以到他这儿来耀武扬威了。

想到这儿,诸葛亮觉得有些讽刺。

诸葛亮啧了一声,将手上的衬衫揉成一团嫌弃地将它扔进垃圾桶里。


他和赵云是不是在一起太久了。他开始想。

这一晃,七年岁月悄然已逝,带走了青涩带走了莽撞,甚至带走了那份爱意?

不得不承认,这七年里他们之间的感情不再似青春年少那般,热恋期的热度已经褪去,两个人的相处不温不热。他本是以为这是进入了一种稳态,感情表现得不明显不要紧,至少,那份感情还在,但是此时的现状令他失望。

心情开始烦躁,诸葛亮选择到阳台去抽支烟。今天学校那边没事忙,他便请了假待在家里边休息,赵云在上班,儿子上学去了,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白色的烟雾在空中渐渐消散,修长的手指优雅地夹着烟身,诸葛亮半阖起双眸,思绪不禁飘回年少之时。

年轻真好,他这么想,回头不需要犹豫。

而实际上,他连中年的界限都没有迈过去。

如果没有遇上赵云,他的生活会怎样?

诸葛亮开始在脑海中设下种种可能,然后他咧嘴自嘲地笑着把烟给掐了,真是糟透了。

若是以前还好,如今习惯了在试着割去还真有点疼。


“嗡……”

口袋里传来的手机振动拉回了诸葛亮的思绪,他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的人是赵云。

正烦啥来啥。诸葛亮颦紧眉头。

“喂,什么事?”他接了电话。

“孔明,那个,我手头这边有些重要的事情没处理完,这不快放学了嘛,麻烦你去接一下亮亮行吗?”电话那头传来赵云焦急的声音。

“哦,好。”诸葛亮淡淡道。

“……”对方似乎从那语气中发现了什么而顿了一下,他小心问道“孔明,你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装模作样。

“没什么,只是我今天一个不小心弄得你衬衫又坏了一件。”诸葛亮随便扯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也不算是随便,至少那件衬衫是真的进了垃圾桶。

“这已经是这个月坏的第三件了……”赵云幽幽埋怨,听得出他很心痛。

“又不是买不起,”诸葛亮开始不耐烦,“行了我挂了。”说完,未等对方回应,他早已挂断电话。
真是太像个怨妇了。

诸葛亮撇撇嘴,将手机揣进兜里。


“妈妈!”

赵小亮在来往的家长中寻到了诸葛亮的身影惊喜万分,撒开腿便往诸葛亮的怀里冲。诸葛亮工作的学校里儿子所在的幼儿园实在远得很,所以一直都是赵云顺路来接的儿子。

“嗯,”诸葛亮顺势将他抱起,宠溺地捏了捏赵小亮的鼻尖,笑道:“小胖墩儿,你又沉了,下次别妄想我抱你。”

“明明就是你力气小,”赵小亮鼓起两团圆鼓鼓的腮帮子,他受不了别人说他胖了,他气呼呼道:“爸爸就从来不嫌我沉!”

“哟,小家伙还学会顶嘴了?”诸葛亮佯装怒样威胁道:“那待会儿回家路上就不去买栗子蛋糕了。”

这么大个人了,还和小孩子欧气,哼!╯^╰

赵小亮撅起嘴不开心了,但真想到以往放学都能吃到的美味栗子蛋糕突然泡汤,这心里头一阵委屈,他想了想,忽然伸出小手在诸葛亮头上胡乱抓一把,嘴里不情不愿地服软:“气呼呼飞走了,妈妈,我们去买蛋糕好不好?”

诸葛亮哭笑不得,自己什么时候养了一个为了一个蛋糕就能服软的软包子?



回到家的时候,诸葛亮稍稍皱了眉,赵云还没有回来。
他们一家子的饭菜一向由赵云负责,他自己并不会下厨,只是现在赵赵云并未回家,一大一小已经饥肠辘辘。

难不成赵云今晚又去陪那只野猫了?

诸葛亮心里顿生不详之感,他禁不住给赵云打电话,确认自己的预感只是多心的猜疑。

“孔明?”

电话接通,听到赵云温柔的嗓音时,诸葛亮抿紧了唇。
“……你现在在哪里?”诸葛亮试探着问。

“抱歉,我在和一位客户谈笔生意,你带亮亮出去吃吧,好吗?”对方的语气有些为难。

只是谈生意?

“是嘛,对方男的女的?”诸葛亮放轻了声音。

“诶?”不知是赵云是因为没听清还是因为诸葛亮第一次问他这般类似试探的问题而感到意外。

“没什么,挂了。”诸葛亮那番话一脱口便觉得自己蠢透了。自己曾何时过问赵云工作上的事,之前是建立在他对赵云有着百分百的信任之上,而如今,赵云的出轨对象很有可能是工作上有合作的人。

怎么办?

他开始不知所措。

诸葛亮将手放下,捏紧了手中的手机。

“妈妈,我饿了,爸爸怎么还不回来?”

饿感难耐,赵小亮走过来扯住了他的衣角,奶声奶气道。

诸葛亮蹲下身。轻轻抚摸着他的头,柔声道:“爸爸有事,我们出去吃。”

“那我们去吃肯德基吧,别的家长都带自家小孩子去吃了!”赵小亮睁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诸葛亮,等着自家妈妈的首肯。

”小胖墩,还嫌你不够胖吗?”诸葛亮弹了一下赵小亮的脑门,阴着脸色:“没门,乖乖跟我吃饭去。”

“呜……QAQ”

呜什么,诸葛亮可不想让自己儿子吃那些垃圾食品,变蠢了谁负责?






诸葛亮的嘴很挑,赵云做的饭菜也都是合着诸葛亮的口味来,外边的餐馆能让诸葛亮满意的也就数得来的那几家。

对于一个正处于追求新鲜感时期的小朋友来说,诸葛亮的行为着实令他大失所望。

“呜,我在这家都吃腻了……我才不要在这里吃了!”赵小亮说什么也不愿同诸葛亮进去,开始耍脾气了。

“听话,这家比较好。”诸葛亮耐下心哄道。

只要你觉得好的,我和爸爸哪里敢说一个不好??QAQ
赵小亮嘟着嘴,本想一哭二闹三上吊,但一想起诸葛亮一家之主的气势与铺天盖地的家庭作业,最终……屈服于诸葛亮的淫威之下。

哼╯^╰!腐朽的阶级统治真是太可恶了!

连载/《情书》完结篇 上

《情书》完结篇/上

#云亮#

误会系列/忠犬女王/年下

写在前面:
啊啊啊这么久才更抱歉!

正文:

当赵云来找她的时候,貂蝉知道,她的情书总算有了答复。

“那个…真的对不起…”

赵云垂着头,愧疚得仿佛犯了错的孩子。

“…没关系,”貂蝉看着面前面带歉意的大男孩,抬手将碎发别至耳后,幽幽道:“当初已经设想有这样的结果了…”

即便如此,貂蝉看了看赵云,忽然想起吕布先前提及的吻,现在细细琢磨,师兄和赵云之间实在暧昧得有些过分。貂蝉印象中的师兄,就连与旁人近身都异常嫌弃,怎么可能被人家吻了还没点厌恶的样子……

“你莫非……”貂蝉顿了顿,她好奇心顿时生起:“对我我师兄……?”

赵云稍稍愣了一下,然后噌得红了脸。

好明显的反应…

貂蝉默默叹了口气,又是一个不了解师兄就春心荡漾的纯情孩子,他能说他其实没戏吗?师兄又不喜欢呆瓜。

“那你要怎么办……去追我师兄?”

“不……”赵云苦恼道:“我,我没想好。”

不是没想好,而是根本不敢想。他和诸葛亮之间隔着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若不是情书的误会,交集永远不会发生。

对方所在的高度,自己无法达到并与之同行。



六月蝉鸣之时,便是一年一度篮球联赛的时候了。

赵云所在的篮球社也像往年一般,抓紧时间练球,为联赛做准备。

夏日炎炎,天气酷热难耐,常人一般会选择回宿舍吹冷气,不会在外头遭这烈日的肆虐,这时候的篮球场除了练球的队员,基本就没啥外人。



“进!”

马可波罗亢奋的叫着,眼紧盯着已经脱离手掌飞向篮筐的球。

“哐”

意料之中,篮球在篮筐只在边沿摩擦了一下,顺利进去。

“刷”的一声,另一个球紧接着进了网。

干净利落的声音表示着顺利的空心进网。

“嘿嘿,”高渐离收回手,笑道:“篮球赛到了正好可以撩妹!”

“撩妹?你家阿轲可终于把你休了。”一旁的韩信笑道。

“喂,什么话,我对阿轲这么好,她怎么可能休了我?”高渐离说着就一记刀眼削了过去。

“切,不是很懂你们这些惧内之人。”韩信一副嫌弃万分的模样,语气十分欠揍。

“我们也不是很懂你这种总是追不到老婆的人。”一向沉默寡言的兰陵王开了口。

“唉,真可怜,望穿秋水,相思成疾哟。”高渐离挑眉,不留余力嘲讽回去,“你是不是不行啊,你家太白怎么还没撩到手?”

哇,你可以质疑我的追人方式,但绝不能质疑我的能♂力!

“我器大活好怎么不行,”韩信白了一眼,“迟早是我的,你们等着瞧。”

“诶?赵云你之前不是有情书嘛?怎么样了?”高渐离八卦心一上来便记起情书那事了,那送情书的人可是稷下难得一见的天才啊。

“拒绝了。”赵云淡淡道。

……

???

“阿哈哈……赵云真是心怀正道不为美色所动啊,“高渐离听完似乎觉得有些尴尬,他转头对韩信道:”韩信你学着点,李白看你一眼哈喇子都要就出来了。”

“嘿,高渐离,你今天是不是特别想引起我的注意,我要向阿轲举报!你竟然背着她想撩妹!”韩信威胁道。

“哇,别别别我只是说了事实!”高渐离一脸委屈。

马可波罗听着笑了:“明明眼睛都看直了。”

“我老婆就是好看,还不允许我多看几眼?”

还没追到手老婆到先叫上了,还要不要脸了,臭流氓。

“还以为你们在认真练球,结果是在吹牛逼!”

不知何时,孙尚香早已站在场边,她双手插着腰,看着聚在一处嬉闹的人,很是不满。

“大姐头,你怎么来了?”韩信望见孙尚香的身影,惊讶道。

“来看你们练球,怎么,还不给了?”孙尚香将眉梢一挑,含笑反问。

“哪里哪里,孙大小姐来看我们练球是我们的荣幸啊。”高渐离谄媚的笑着,柔道黑带的香姐惹不起,惹不起。

“废话少说,上一届的篮球联赛夺冠的可是我们稷大,你们得加把劲儿,把第二个冠军给拿过来。”孙尚香道。

“那是当然,”马可波罗勾搭上韩信的肩,一副胜券在握般竖起大拇指:“我们势在必得!”

“别太骄傲了,”孙尚香道,忽然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事,转头对赵云说:“云妹,刚刚有个妹子托我转告你,篮球联赛她会带个人去现场加油的,最好别让他失望。”

……

啊?谁?

赵云偏了偏头,一脸茫然。

“……”
除了那谁谁谁还有那个谁让你那么荡漾啊!

孙尚香恨铁不成钢地瞧了赵云一眼,也不明说,这木头哪天能开窍抱得美人归,她就哪天考虑像个柔美小娇妻似的对待一下刘备。





“稷大!稷大!……”

半决赛现场,观众席上座无虚席,助威声排山倒海。
赛况正值水深火热之际。

一路拼搏,终于跃身挤进前四,眼下这场比赛至关重要,说什么也不能止步于此。

赵云抬手擦去额角的汗水喘着粗气,他瞟了一眼边上的得分显示器,那相差无几的比分依然隐藏着反超的危险。

还剩五分钟。

尽量拖。韩信打了个手势朝队友示意。

对手察觉了他们想要拖延时间的意图,而后发起的攻势越加凶猛,势必要在所剩不多时间里将局势扭转过来。

“只要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观众席上,孙尚香十指相扣,神色紧张,眼紧盯着赛场上的一举一动,生怕出了什么差子,结果便截然不同。

“十……九……八……七……”

最后十秒的倒计时胜利近在眼前!

“哔——”

哨声响起,比赛落幕。

“赢了!!”

不知是谁带头的一声竭力的叫喊,顿时,欢呼声,口哨声夹杂在一块儿,全场哗然。

决赛的门票顺利到手,众人忍不住聚在一块儿庆祝一下。

“决赛的时候,你们得抱着冠军的奖杯回来啊!”孙尚香举着倒满啤酒的酒杯,喜笑颜开。

“那是自然,”高渐离道,“不过这次决赛的对手居然不是立大,而是一支之前默默无闻的队伍。”

要提起篮球联赛,稍微了解的人首先反应的表示来自稷大和立大的队伍,而这次,每届联赛常和稷大拼个不相上下的、被稷大视为老冤家的立大,竟然败给了一支突然崛起的新秀队伍。

说到这里,众人的神色顿时严肃了几分。

“看来源大换了个篮球教练实力增强不少啊。”马可波罗摸了摸下巴,说道。

“源大,”赵云捏紧了手中的酒杯,沉声道:“小动作很多。”

立大同源大的那场比赛,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波澜暗涌,稍加休息些,就能发现源大暗地里干拐子的技术被谁都高明。

“就怕被阴得防不胜防。”韩信双臂环于胸前,他赞同赵云的话,源大暗地里的低劣伎俩着实让他恶心了一把。

一旁的兰陵王安静地听着,他面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淡然,他小饮一口杯中的酒,幽幽道:“不该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兰陵王说的是,”高渐离弯了那俊俏的眉眼,说道:“管他那么多,他们玩阴的,我们就以牙还牙。”

“就是!玩阴的还把他们嘚瑟上天了?”孙尚香单手叉腰,顿生一股义愤填膺之气:“要是我,决赛时绝对要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跪地求饶叫爸爸!”

拜托,这是篮球比赛好吧?

韩信等人此刻非常庆幸孙尚香是个女儿身,不同他们一个队伍的,不然人家打的是球,她打的是人,非得出人命。

“真不知道刘备到底看上她哪点,还爱得热火朝天的。”韩信头顶一排黑线吐槽道。

“嘘!!小点声,别被听到了!”高渐离慌忙提醒他,说这话,是想死么?

连载/《情书》八

《情书》八
by向景

女王忠犬/误会系列

写在前面:2700字,我已经拼劲全力了……还有一章完结,先准备七夕贺文~


怎么办怎么办……这时候该怎么回答好呢?

赵云正襟危坐着,脑子里试图飞速回想曾经被灌输的恶俗套路,可是如今脑子一片空白啊!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果然还是用蠢办法吧,行动证明一切!

赵云咽了咽口水,忐忑地站起身,他向前倾了倾身子,伸手抓住诸葛亮的已经,毅然决然地在诸葛亮措不及防之际对着那柔软的薄唇亲了上去……

“刷”的一声,诸葛亮脑子一片空白!

这种突然被狗舔了一下的感觉有点槽心哪!


短暂的接触过后赵云悄悄拉开两人的距离,脸红得像极了那熟透了的柿子,但语气却出奇的坚定。

“我会对你好的,我喜欢你!”

顿时大眼瞪小眼。

最不该发生的终究还是发生了。

自家师妹喜欢的人阴差阳错地喜欢上自己了怎么办,在线等,烦!牵个红线把自己给绕进去了,还白白赔了个吻!

“我想你误会了,”诸葛亮偏了偏头,显然十分嫌弃此时两个人的距离过近却又不好意思推开,他道:“写情书的不是我,喜欢你的也不是我,我只是帮忙送个信,信是我师妹写的……”

“大二的那个出了名的美人貂蝉就是我师妹,我想你应该见过她,你若想试试交往你就亲自找她,今天的事……我当做没发生过……”



事情转折的过于出乎意料,赵云一时之间竟有些缓不过来,以至于同诸葛亮分开时,整个人都是混混僵僵的。
这算什么?

误会。

赵云一个人静下想想时竟觉得有些委屈,可是人家并没有做什么啊,误会的一直都是自己。


“赵云,发什么呆!打球呢!”

看见赵云在球场上都能走神,韩信皱着眉拍了拍赵云,显然事情的真相,给了赵云不小的打击。

“抱歉。”赵云垂下眼帘,沉声道。

“……”韩信看着他,哪里还有昔日的光彩活力,取而代之的尽是zuilingfacai无精打采的丧气样。

还是让这小子自己琢磨怎么办吧。韩信想。




“切,孬样,真不知道貂蝉到底喜欢你那里。”

大门处传来的声音,只见身着黑色体恤的男子单手插兜,嘴边还叼着一支烟,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他停在赵云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目光中尽是嘲讽与轻蔑。

“我不知道那是谁。”赵云平静道,并没有因为对方无端地挑衅而失态。

然而天知道此时此刻他到底多不想听到那个名字,或者是诸葛亮。

“装傻?”黑发男子粗鲁地扯过赵云的胸前的衣襟,语气凶狠无比,“貂蝉不是送了你情书么,怎么,没回应人家就想勾搭人家师兄了是么,想脚踏两条船?”

“喂喂,有话好好说……”这不是吕布吗!火药味极浓韩信心道不妙,上前劝道。

“我没有。”赵云虽被扯着领子,但丝毫没有畏惧眼前这个陌生男子的意思。

“哟,亲都亲了,不承认?”男子危险地眯了眯眼,红瞳之中闪过一丝精光,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讽刺的笑。

赵云呼吸一顿,那天的画面又似一根根银针直接扎在他的心上,他动了动唇,竟发不出声。

见赵云选择装死鱼不说话,男子冷哼一声,原先一直压抑的怒火瞬间燃了起来,一念之间,右拳已毫不留情且不留余力的落在赵云脸上。

“我叫吕布,以后算账的时候可别找不着人。”
承受了吕布这一拳,赵云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生疼。

“那一拳是为貂蝉打的,”吕布紧接着又是一拳下去,“这一拳是为诸葛学长,他这次居然脑残了去和你掺和一块儿……”此言一出,吕布猛的感到赵云发狠了起来,反应过来时,自己结结实实挨了一拳。

“说道诸葛亮一点不是你小子就炸了,这么喜欢他?”吕布冷哼道。

“和他没关系。”赵云瞪着他,显然是在答应打架奉陪。
“行了,别打了。”韩信赶紧拉住赵云,劝道。


“和我没关系实在棒极了。”

诸葛亮一进门就撞见两个臭小子打着混架,冲突话题似乎还和自己有联系?莫不是自家师妹的归属问题吧……

“诸葛学长……”

赵云和吕布异口同声,面上满是诧异不得不说来得真巧。

诸葛亮走近之后便清楚地看见两个人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狼狈模样,他不禁笑笑,为了个女人打架TMD。

“小蝉练舞时不小心崴了脚,正在我那里难受的掉眼泪呢,你到好,在这里打架打的还是她男神,你想让她更难受?”诸葛亮斜睨着吕布,故作怒态。

“唔……我我去找她……”吕布一听,慌了,把之前赵云脚踏两条船的事抛到九霄云外,匆匆忙忙地离开,赶去貂蝉哪里。


“好在今天没啥人,不然要出大事,”诸葛亮看了看赵云,道“你跟我回去吧,吕布处理伤口的时候顺便把你的也处理了。”

赵云哦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我只是顺便而已吗?

来到诸葛亮住的公寓(我记得我上次写的是宿舍,这次改成私人公寓,是个没计划好的bug),进门就看见吕布特别殷勤地给貂蝉递上削好的兔子苹果,那股往死里讨好卖乖的劲儿,再联系吕布为了貂蝉的事情气冲冲的来找自己,赵云总算明白吕布莫名其妙挑衅的原因了。

“我去拿伤药,你过去坐着。”进了门,诸葛亮对赵云说道。

不!他一点也不想过去!

赵云苦着脸,并不想如此,那边水太深……他想逃了。

但是,有大活人进了门怎么可能会掩人耳目呢?

“啊,子龙哥哥?”

貂蝉极少见师兄带人回公寓,这来人居然还是她心慕之人,这着实令他惊讶了一下,随及被兴奋淹没。

得,这个称呼稳是那封情书的主人了。

“你怎么来了。”吕布见到貂蝉那副惊喜万分的模样,心里本来就不待见这个'情敌',此时更是没好气。

“来告状。”赵云道。

只要貂蝉在这儿,吕布又能拿她怎么样。

“嗯?告什么状?子龙你的伤怎么……”貂蝉颦起了眉,担忧道。

“问你家青梅竹马啊,来,吕布说说,你的伤和他的伤怎么来的。”诸葛亮提着药箱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貂蝉问吕布。

“这……这……”吕布支支吾吾,憋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行了,看你也想不出一个理由,”诸葛亮拉着赵云坐下,从药箱拿出棉签和药水,开始上药,“脑子都没带,竟然说我脑子进水,胆子肥了你。”

“哈哈哈我这不是着急嘛。”吕布挠了挠后脑,歉意的笑道。

“吕奉先……”貂蝉听着两人的对话,心里猜了个七八,她不由得斜睨着吕布,生气了。

“小蝉,你别生气了,这……我……”吕布的神色慌张了起来,忙向貂蝉作解释:“我也只是听说赵云那臭小子居然亲了诸葛学长一口,你之前送的情书他不是没回应嘛,现在却勾搭上了诸葛学长,我这不是替你不值嘛。”

说到那由误会引发的吻,赵云便窘迫得红了脸。诸葛亮正给他上药,赵云的视线不由得落在了了他红润的薄唇之上,那柔软的触感……记忆又涌了上来。

“好看吗,得,药上好了。”

诸葛亮只觉得好笑,只是亲亲嘴唇而已,居然在意成这样,你是情窦初开的初中生吗?

赵云立马把目光收了回来,涨红了脸,把头压的低低的。

“师兄?你被……亲了?”貂蝉难以置信。

画面太美,难以想象

诸葛亮放下伤药,不以为然:“就亲了下,又不是什么香艳玩意。”

话是这么说,但是那里不对啊!

“那个小蝉……帮我上药呗……(இωஇ )”吕布拿起伤药,谄媚地笑着。

“哼,敢说师兄脑子进水的人伤了也是活该!”貂蝉一把拿过伤药,佯装怒样。



“看吧,你要是在不抓紧,人家都要被追走了。”诸葛亮看着那边气氛正好的两只,轻声提醒赵云。

“……”

赵云看了看那旁的两只,默不作声。

我觉得我只要抓紧你就好了。

骷髅长毛了。:

唯独你屹立着,英雄不朽~

祭白:

你南面是葛优沙发场~~~

盹盹盹盹嗝。:

你✨北✨面✨是✨咸✨鱼✨晾✨晒✨场✨

云山燎乱:

长完六肝多七肝

Edith无色♪尹韶君:

有个四肝再长五肝♪♪♪

什么你们都光唱歌不逼逼的吗??我偏要逼逼,这个组里的都是我爸爸,我跪着求你们看看啊呜呜呜他们都超级好

茗琛:

终于有一天呐,你会有四个肝~

汉森:

啊♂啊♂啊♂,阿弗,你比三肝少一肝!!

宝批卿大不同:

啊→啊↗啊↘    阿弗 你比一肝多一肝 (深情又高昂地

沙场秋点兵。:

游龙一掷
    一个
很有B格的
信云    合志
     一宣

本合志由【游龙一掷制作组】出品
暂定11月中旬预售

详情请戳 @三好学生弗莱特 询问

艾特参本人员
 @宝批卿大不同 
@汉森 
@茗琛 
@Edith无色♪尹韶君 
@盹盹盹盹嗝。 
@祭白 
@骷髅长毛了。 
@Sugar 
@SuL飲 
@湘九司 
@三好学生弗莱特 

不知道要说什么了,看图吧

连载/《情书》七

《情书》七
by向景
女王忠犬/误会系列

写在前面:
完结倒计时!

约别人谈事迟到了一个小时,竟然就为了和周瑜这个骚包斗嘴,当诸葛亮赶到约定地点见到赵云还依旧耐心地等在原地时,心里头一回产生内疚的心理。

“对不起,等久了吧。”他说道。

赵云摇摇头,下面的话直接把诸葛亮内心那份难得的内疚磨灭的烟消云散:“我妈说,一般女孩子出门换衣服化妆都比较久,要耐心等…”他瞅了瞅诸葛亮的脸,问道:“你是不是也要?”

“…不用。”诸葛亮几乎是咬牙切齿,脸上的微笑要挂不住了。

你个呆子看不出来老子是个男的吗?出门抹什么粉?

和诸葛亮纠缠就知道没什么好事!

同样因为拌嘴让自家亲亲小乔独自一人在店里白白等了一个小时的周嘟嘟,面对自家小娇妻终于见到他时的那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心都要疼死了。

然而就在他本以为可以安安心心和自家小娇妻吃个饭增进一下感情的时候,他就看到那张能把他气得蹦起来的脸的主人走进店里,嗯?怎么身后跟着个呆里呆气的傻小子?

“嘟嘟,快看快看,诸葛亮身后的那个不是他的绯闻小男友吗?”

小乔喝着果汁,目光紧盯着走进的那两个人,说道:“呜哇,两个人真养眼。”

“小乔,再盯下去我就要吃醋了。”周瑜醋劲儿一下子就上来了。

“抱歉~”小乔吐了吐舌头,当她再次瞄一眼诸葛亮和赵云时,他们已经在最靠窗的位置坐下了,再然后就看到孙尚香和韩信戴着墨镜的二人鬼鬼祟祟地跟了进来。

“……”小乔一眼便认出了好友,心里琢磨着孙尚香应该是来看小弟约会的,只是这副模样哪里是掩人耳目啊,简直明目张胆好不啦?!

正愁没地儿藏身仔细观察的孙尚香发现了坐在最佳偷窥方位正甜蜜蜜约会的闺蜜小乔,心里想着还是不要打扰自家闺蜜约会好了,正准备寻另一个好去处时,小乔笑着冲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呜哇,小乔你简直世间好队友!孙尚香感激涕零,拉着韩信二话不说就走了过去。

“大周末的,你不找刘备约会就来打扰我约会?”

周瑜哭笑不得,本来自己空闲时间就不多,能陪小乔的时间少而又少,好不容易有个时间吧,自己媳妇的闺蜜就来了。

“你继续约啊,就当我不存在,我就是来看小弟的八卦的。”说罢,孙尚香看了看赵云那个方向。

“哦,原来和诸葛亮的约会的傻小子就是你小弟赵云?”周瑜挑了挑眉,顺着孙尚香的目光看了过去,他勾了勾唇,笑道:“得了吧,那傻小子没戏,诸葛亮喜欢聪明人。”

废话,用得着你说?!

孙尚香斜眼睨了周瑜一眼,不满道:“可是主动送情书的可是诸葛亮,什么叫没戏。”

“呵,”周瑜一听,咧嘴笑了:“大小姐赌吗?那情书百分百不是诸葛村夫送的。”

“…你什么意思?”孙尚香皱起眉,疑惑地看向周瑜,问道。

“你可能不知道,貂蝉其实是诸葛村夫的小师妹来着,而且据我所知,貂蝉可是对你小弟芳心暗许哟。”周瑜眯了眯眼眸,颇有深意地笑着。

叫你们大周末的没事干来打搅老子难得的约会,你们还是去三角稳定一下关系吧!

“云妹原来这么多人喜欢的吗?”孙尚香愣了愣,说道。
韩信道:“嗨哟,大姐头,人家不是那个意思啦,人家是想表达其实诸葛亮大佬只是个跑腿的,喜欢云妹的不是他。”

孙尚香皱了皱眉,担忧道:“那云妹把之前的都当真了那可怎么办?”

“云妹要是喜欢自己去追就好了嘛,你又不是他妈,这么着急替他找媳妇儿呀。”韩信挨在柔软的沙发上,悠闲地翘起二郎腿,缓缓道。

云妹要是真对诸葛学长有点小心动,那知道真相后,莫不是要…像个乌龟似的躲起来?GG,云妹以后可能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待点的东西都尽数上来齐了,诸葛亮悄悄瞅了瞅赵云,心里盘算着如何正确地将这木头引导到小师妹的那条道上去,要知道小师妹在他耳边念叨这人的事让他耳朵都要起茧了,赶紧完事赶紧让自己清静。

“其实今天约你出来是为了那封情书的事情。”诸葛亮双手十指相扣,看着赵云,正色道,“你…有什么想法?”

???

听到这里赵云愣是皱紧了眉头。

我都答应同你两个人出来了,这还不够明显吗?